行人自向江头醒

人生苦短,数学题难

说实话我一直讨厌那些莫名其妙地就动不动就缅怀哥哥的路人,他的美好都万幸被保留,无人可见他的老态龙钟或是风度迟暮,就像最好的年华被剪下标注了万古长青,生生掐掉了所有不尽人意的地方。
可是那天我路过一个酒吧,外面支了很大的招牌写了怀念哥哥,上面印了他温柔的眉眼,旁边的同学还在吵闹,我戴着耳机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了,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要把缅怀他挂在嘴边了
如此极致的美好只能用来怀念,他温柔的眉目就是一个时代
可惜我没生在他的时代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