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人自向江头醒

人生苦短,数学题难

“不对哦,国旗拿反了哦,金桑”羽生轻笑,帮他正了正国旗“哎嘛,真不好意思”金博洋迅速的正好国旗,摆出了阳光的笑容对着摄像头
恰好躲过了羽生眼里暧昧的海
那是什么样的海呢,危险的,迷人的,明明晃晃映着另一个人的欲海,冰场上的灯光发暗,暧昧的灯光,暧昧的眼神,暧昧的立场
“呐,金桑”
没人听的见,那是他的渴盼,暧昧又捉摸不定的渴盼,他自己都说不清要什么,要的是谁
他一步一步走下冰场,微笑没有一点怠惰,哪怕已经厌倦狂热的欢呼,崇拜的眼神,可他永远也不会厌倦那种从心底一点一点蔓延扩散开来的暧昧感,就如他所注视的那样
生物都有趋光性,这也是趋利避害的本能
他也一样,从三年前的光,和现在他的太阳,他始终追逐着幻影,偶尔他也会幻想,如果能得到他的太阳,会是怎样
那是对光明的践踏,对自我的背弃
可他忍不住啊,想吻他,贴着他的耳朵诉说自己的渴望,掠夺他的一切乃至呼吸
可是不能啊……那是自己的太阳啊……
“羽生!怎么了!”金博然急急折回来,全场都在注视自己,透过摄像头他看见了自己的表情是那么地扭曲,眼泪顺着眼角抑制不住地流出来,解说员笑着说羽生选手是不是太激动了
只有自己明了
他缩回了那只手,
那只忍不住扑火的手
   

短打,清流,ooc
自娱自乐,还是不要代入了

评论(8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