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人自向江头醒

人生苦短,数学题难

全拿青春掷海去,只能听个响

什么英啊什么雄,灰头土脸脊背凉


我本桀骜少年臣,不信鬼神不信人

占尽人间怙恩后,全数归还流落身


满身顽性嫌命长,也不多体谅


哪来年少多感伤,一心向南墙

别赖着啊别指望,没人背你回屋房


天然真切几分像,平添劳乱,蹉跎善良

少年心性岁岁长,何必虚掷惊和慌


《让酒》的歌词老让我想起一堆人:魏无羡,梅长苏,花道常,萧平旌,……

年少不识爱恨,一生最心动

不见当年,策马风流

大晚上的为了这帮曾经的少年我爆哭

忽然发现我也曾少年心性,爱恨无由

究竟是何时满身侠气泯灭在了琐碎疲惫的日常里?

到头来连声响都没有


Where is the wonder where's the awe

早已没有勇气踏上说走就走的旅行

Where are the sleepless nights I used to live for

也不再有执念为了梦想彻夜不休的激情

Before the years take me

可是啊,在尚未年华彻底老去之时

I wishto see 我渴盼着一日

The lost in me 再见到容颜未衰的自己

I want my tears back 愿偿年少泪

I want my tears back now 犹趁未老时

现在还远没到安逸的时候

看看现在和当初是多么地相似

总有一天

我会昂起头来说,你好,1824刘干端

年少愿泪偿!
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
终不似,少年游
真好

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

老魏

回想中学这三年,最想说的就是他。他个子不太高,一口黄牙(后来换成了烤瓷的,亮的很),面皮黑黄,头发稀疏。终日腾云驾雾,手不离烟。一张快嘴毒得很。开起嘲讽来宛若狂风暴雨,先吹翻你的伞,再把你浇个透心凉心飞扬。在下不才,没少在他的狂轰滥炸下涕泗横流,咬碎了我这一口玉牙也无计可施,只得在心里狠狠地吐槽。他讲的题与我太有距离感,以至于他曾有独家密题百余道,我堪堪能做出十之一二,说来也惭愧,他总是捧着他的大茶缸说我功夫不够。还眯着眼睛看我,看得我那叫一个无地自容,恨不得重新做人。
他亦有可爱之处,见了师娘就乖得很。开春的时候他想师娘抱怨屋里冷,师娘白眼一翻说那你多穿,事真多。当即就闭口不答,师娘取了东西走了以后才挠挠头委屈地说一声真的冷。我在旁忍俊不禁,所幸他未曾发现。他爱讲笑话,插科打诨亦是一流。或俗或雅,或古怪或讥讽,人间百态。
他家的楼道又黑又窄,么得灯真是要了亲命,每次一对一下课也晚,摸黑下楼的感觉我一直都没忘,不知那楼道是为何,夏日尚好,冬天就有一股难闻的霉味。三载消磨,竟也不觉为奇,直到有一天和一个新来的女孩一起上楼,她捏着鼻子一路小跑,我才反应过来这楼道气味不佳。习惯真是可怕,三年了,早就习惯了在这逼耸的楼道里摸索,夏天动辄二十几人挤在一间小屋里,热得汗流浃背,每看见多一个进来就爆出一阵狂笑,因为过道也满满当当的了,上个厕所如翻山越岭。老魏总会叹一句完,下午的班又没几个人了。有的时候下了课会跟着妈妈去他家旁边的市场买东西,熙熙攘攘,尘世喧嚣,他家左右总是那么热闹。以至于后来我去类似的市场就想起来他家旁边的那个小市场,一想到以后再不去了,就又觉得不真实
记得中考前一节课,他对我们一改往日面孔,那节课基本上就是他陪着我们闹,传说中的压轴题被冷落在一旁,临走了他对我们每个人都细细叮嘱,末了他对我说,我一定能走,估计是指标生。我那时临近考试心里七上八下,他的话我并未当真。成绩一出,呦呵,三年了,他终于奶准我一回了
恍惚间快开学了,他又打电话来,问我妈妈要我当年的作文,我妈疑惑,他说他有一个学生语文不佳,正好我的语文没话说,便请我找几篇给他。说明来意后又是一顿吹我。我妈苦笑,三年来这是头一次,我心里喜,却又复平淡
都过去了,曾经在那条昏暗逼耸的走廊里追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的日子,是永永远远地过去了
老魏也终究是记忆里的沧海一粟

一个啰哩啰嗦的自我介绍

看完这些没有天雷的话我们就交个朋友吧,不看这些就撕逼的恕我直言你就是个脑残
现在吃的cp(如果你吃一下任何一对我都有想和你结婚的冲动,以下我会不定期自割腿肉)
极东,云梦双杰,宝黛,喻黄,楚路,楚夏,野尘,德哈,堀鹿
曾经吃过但退坑的cp(也就是说以后不可能吃了,起码不会产粮)
dover,塞夏,忘羡,路绘,鲁c,曦澄,泽非,恺诺,绫唯,德赫,哈金,夏伊,柚天,叶黄
感觉一般但是发粮照样喜滋滋的cp(没那么喜欢但是欢迎喜欢他们的你和我交朋友)
蓝思追&金凌
柳清歌&沈清秋
路明非&诺诺
五黑框
阿尔弗雷德&王耀
源稚生&源稚女
入江直树&入江琴子
现在的心头好们(喜欢他们的千万请和我做朋友,求你;当然啦如果你非要在我面前黑我也没办法,只能骂你咯)
江澄(对不起我不会离开他),羽生结弦(白月光),陈墨瞳(心头血),陈粒(她巨撩),王祖贤(我眼里的神仙姐姐),JistinBieber(别提selena谢谢),本田菊(初心),Ezreal(我菜的抠脚不影响我喜欢他的美貌)
林澜(心里的那块绝对领域),林黛玉(阆苑仙葩),空集(她的声音我听着都酥)夏尔(可以说是初恋啦)黄少天(小话唠甚萌)
有好感的(你也可以和我交流一下万一我就入坑了呢)
戳爷,魏无羡,楚子航,夏弥,德拉科,CharliePuth,石原里美,片寄凉太,漆柚,我妻由乃
★高亮
我天雷的cp:忘羡
请这两家的cp粉千万别认识我,我怕我的言论会引起你们的不适,这两个cp我不光是不吃,我是看了恶心,所以这两家远离我OK?
一生黑的人:墨香铜臭,Selena
这两个人的粉也请千万离我远点,我拒绝洗地,她俩我自己心里都有数
爱好
没事喜欢喝个茶写写字,字很丑也没练过,日后要是有献丑望轻喷
嗑自己喜欢的cp和产自家cp的粮是一大快事
高中生,热爱学习,但开学后还是会不定期诈尸
为人佛系,基本上你只要不惹我,我都不会发作;除了高亮标识以外其他的接纳度还是挺高的,欢迎给我安利,也欢迎讨论同好
尤爱古诗词,诗偏爱李白,贾岛和刘禹锡
词更爱豪放派,但是婉约亦喜,最喜欢的词人是辛弃疾
I have a dream
以上,就是我

我就喜欢青梅竹马
难受
为我的云梦双杰和宝黛一大哭

天黑到天亮
这一个晚上热的呀
折磨的我发了一个晚上的疯
我还是太闲了
不知道这样的富贵闲愁还能发多久
我真喜欢天渐渐亮起的感觉
就像羽生的那句话
“没有不拂晓的夜晚”
不想睡了

大晚上热的我睡不着,翻QQ群,看见一帮男生吵吵嚷嚷,翻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,一对曾经很好的情侣分了,男生说了点过分的话,女生的朋友气不过,把男生骂了,男生的哥们拔刀相助,又怼了回去。我的心里泛起了一点心酸,明知道是个和自己屁关系没有的狗血故事,还是他妈的感慨死了。
这俩人处了两年,一开始死不承认到后来大大方方,俩人课间没事老卿卿我我地恶心我们,我们也从最初的接受无能到司空见惯。好像他俩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,中间也有分分合合,但都是俩人的小情趣,很少有互不理睬超过一天的。所以这把他俩分我们一开始还当是小矛盾,直到事情闹得挺大了我们才反应过来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男生晒出来了自己的新女友,女生说两年前自己瞎了眼 ,此后再不见。怎么回事啊,我还记得女生一脸甜蜜的说我就是离不开他,和他在一起已经是我的习惯了,男生上课偷偷回头给她比心,课间偷偷亲她一下,放学总要等她一起。俩人一起在所有人的评论下面秀恩爱闪瞎一波狗眼。忍不住给一个老铁发了消息问怎么回事,老铁说他都不相信爱情了,他说他作为男生那么铁的哥们,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新欢,又是什么时候抛弃了旧爱,为啥感情说没就没。末了他感慨了一句感情真是太脆弱了。屏幕另一端的我苦笑,是啊,爱情是什么东西。怕不是猪油蒙了心肝才促成了那么多的痴男怨女。你情我愿也会有一天落空,眨眨眼只能说一句是我错付了情衷。什么狗东西,唬得世人,也包括我,喜怒忧叹都不是自己的了,心肝魂灵都恨不得随那人去。到头来还是一场大梦,做梦的人只有自己。世事无常,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又永远有人津津乐道。所以又有谁敢说“蒲草如丝韧,磐石无转移”这样的混帐话,自以为心如顽石无坚不摧,梦醒来方知人非草木岂能不痛。可惜,一错再错

深夜发疯

兜兜转转最喜欢的cp还是云梦双杰
攻受不重要,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满足了我对爱情的全部肖想
最开始针锋相对是你,相处久了并肩携手是你,后来势均力敌也是你,到头来,南柯一梦还是你
魏无羡对江澄是有愧的,所以他看见江澄就躲不是因为怕江澄整死他,他是害怕面对,毕竟擅作主张的是他,违背诺言的也是他,害的江澄一生飘零也有他的一份功劳
可江澄对他何尝没有愧疚,他更多是用恨去代替,他恨魏无羡吗,我想他更狠那个什么都留不住的自己,救不了父母,护不了阿姐,留不住魏婴的那个自己。他很苦,这份苦衷却无从排解,他只有加倍地恨魏婴,把责任都推到魏无羡身上,仿佛这样就能好过
说到底他们都在逃避,魏无羡和蓝忘机阔别十三年终能携手是因为两厢有情,亦或是念念不忘,因为他们不想再错过,所以再不逃避。可是之于双杰,魏无羡和江澄都固执还都有点别扭,谁都不会把话挑开,一逃再逃
最后魏无羡十三年前负了他,十三年后又负了他
只是因为用情至深,无言以对。感情左右了理智,过去蒙蔽了如今。一支陈情藏了十三年,魏无羡到了一句是我欠你。我真的很心疼,我一直都钟情于青梅竹马的cp,但事实就是自古天降胜竹马,双杰在彼此身上消磨了那么多时光,从一开始的敌对到小心翼翼地试探,再到日益深厚的信赖和在建立起彼此心中不可撼动地位,一步步走过很多岁月。他们当年的誓言和决意都是真的
“姑苏蓝氏有双璧,我们云梦有双杰”
“以后你当家主,我做你的下属,一辈子辅佐你”
可惜都化作年少的梦了
我亦飘零久,十年来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